[试管婴儿]国外代孕之路,恭喜s女士喜得龙凤胎
时间:2019-09-25 16:0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我和我老公都是在外企工作,结婚很早,2000年结婚,那时候我才24岁,研究生刚毕业,工作后一直都在忙工作,享受两人世界,没想过要孩子。30岁之后,我突然觉得职场没意思了,我打拼了十年,渐渐疲倦,想回归家庭。
[试管婴儿]国外代孕之路,恭喜s女士喜得龙凤胎
  2006年,我30岁,开始计划要孩子,我认真备孕,吃叶酸,算排卵时间,第一年没动静。
 
  第二年,我去医院检查,做了腹腔镜的手术,这个手术是用于疏通输卵管的,还是没怀上。
 
  第三年我找了名中医开药,开始调理月经,那些中药是中医开完单子,煎好一包包发给我,又苦又难喝,有段时间我老是出差,都不敢停药,我老公不得不去医院取药,跑到我的出差地给我送中药。但还是没能怀上。
 
  第四年,我做了一个输卵管的造影。几乎能跑的医院我都去了。
 
  2012年,我已经被折腾得不行了,就开始去协和医院做试管婴儿。r找的是个名医。我挂国际医疗部的号,费用都比普通门诊要贵一倍,但人根本不少,每天早晨七点我就要去排队,在这里看病的,有很多外地来的想要孩子的女人,门诊室门口一直都坐满了人。
 
  我做了两次试管婴儿都失败了。专家和我说,我的卵巢储备比同龄的人要差很多,她还说,很多女人是一辈子做不了妈妈的。我一听没忍住,哭得稀里哗啦。
 
  那段时间,我出门散步,看见一家三口人的,就开始掉眼泪。我好像和别人不一样,越要不上孩子,就越想要,我就是想做妈妈。
 
  我开始四处找办法,去了有名的私立机构,找了关系才见上院长,她在纸上写了一行字——小于5%,表示,我的怀孕机率小于5%。在这里,我第一次得到代孕的建议。
 
  2013年底,在我四处奔波想要怀孕的时候,我竟然怀上了,是我自己怀上。我看到试纸上的两条红杠,开心坏了。但那段时间,我频繁出差,胎儿连胎心都没看到,就胎停了,因为太早就胎停,准妈妈都称做是“生化”。得知胎停的那天,我从私立医疗机构出来,正好是秋天,很萧瑟。我在这个外企工作了十年,已经有了一定的职位,但是现在我已经顾不上这些,就想不受打扰的有个孩子,我想我该好好休息了。
 
  我外语不错,开始自己在网上找美国的医院,找到了两家,在医院官网做了两次视频问诊,医生希望能看到我之前的问诊记录。但协和的记录是调取不出来的,也许他们担心医患关系,我像做侦探一样潜入协和,讨好那里的工作人员,还送了门口取号的工作人员两盒巧克力,各种软磨硬泡,告诉他们,我们不是怪协和做得不好,只是现在想换医院,想要看一下记录。最后,工作人员被我磨得不行,才拿出我的记录,我赶紧偷偷拍了照片。
 
  我和美国有时差。那段时间,我每天早晨4、5点钟就起来问诊,把记录给美国医生看,我看的两个美国医生给的答复都相似。他们告诉我,我属于卵巢功能衰弱,如果用低刺激的方式肯定有效。在国内的医院使用的方式是传统的高刺激促排卵,让你一次尽可能多的排卵,但这种方式一次失败就宣告完结。我当时总的卵泡数加起来也就是两个,太少了,别人都是五个七个的。
 
  但按照美国医生说的低刺激,只是帮忙把卵子的质量提高,每个月都可以做排卵。这几乎是个长久战。我在网上了解到,有美国人一做就是20个月,我想也许我就适合这种慢跑的方式,美国医生的答复给我很强的信心,那段时间,我像是活了过来一样。
 
  我开始考虑用这种低刺激的方式,但我还在上班,往返美国,昼夜颠倒对女性荷尔蒙刺激很大。美国医生有建议我去美国一年,或者去日本。日本是最早做低刺激的国家,那里的医生在生殖科学方面更倾向自然疗法。
 
  我又犹豫了,我不懂日语,去美国还能交流,去日本更艰难。但这似乎是唯一最优的办法。2013年春节前,我第一次去日本就让我感触很深,国内的专家态度都相当强势,但在日本,医生看完病后,会站起来和我鞠躬说:“接下来,我们一起努力。”
 
  我惊呆了,和我老公说,要是这地方不行,就没地方可以。
 
  之后的一年,那趟去日本的航班成为我往返最多的航班,我去了11次,每天早晨9点起飞,晚上6点回来。几乎每个月排卵期一到,我就去上班打卡,我们称作是去下蛋。医院里有很多国内去的女人,有云南的、成都的,我们有时候在医院会聊天,也会留下各自的联系方式。
 
  我在日本取了8次卵,不是每次都能成功。在那里,取卵是在第六天会有结果,医生会打电话通知我,那次取卵的结果。每到这几天,我和老公就像等开奖一样忐忑不安,有时候能取出两个卵,有时候是打空炮。
 
  我从3月一直奔波到8月,取出来的卵并不多。9月份,是我第一次移植胚胎,那次没成功。我没太在意,毕竟是第一次,而且我移植完直接坐飞机回国了,我想多少会有点影响。
 
  第二次移植,我在日本找地方住下,休息了一段时间,但还是失败了,连医院的院长都很疑惑,我的胚胎状况非常好,应该有六七成的成功机率。他分析应该是我子宫的问题,我内膜值是6点多,但正常人应该要达到8才会好点,我解释这可能和我一年前的那次生化怀孕有关,当时我做了一次刮宫,之后也明显感觉到月经量比过去减少了。
 
  按照医生的解释,移植胚胎主要就是看内膜,胚胎像是种子,子宫内膜就就像土壤一样。我的土壤条件不好,更要命的是,我的种子也不多。
 
  日本院长提议找个代孕妈妈。我当下就晕了,为什么生个孩子要这么麻烦?为什么我就不能自己生孩子?
 
  我真的不能接受,和老公商量三四天。我的前提是,我希望能做妈妈,那既然我的土壤不好,我就去找别人借土壤,我宽慰自己,就退一步吧,毕竟只是和孩子少相处十个月,但后面有十几年、几十年。
 
  当时我只剩下两个胚胎。用这两个胚胎去做代孕还是太少了,毕竟一次代孕费用很高。我又往返日本取了4个胚胎。
 
  2014年春节,我通过日本医院联系到了代孕公司。我在代孕公司查看了三个代母的信息,包括过去生产的记录,有没有早产,是不是顺产。生活上有不良嗜好的,医院是不会接收的。
 
  当时我已经被生孩子这件事折磨得不行。我加入教会,成为基督徒,寻求精神信仰。因此我找了其中一个墨西哥裔的代母,她已经有三个孩子,家庭稳定,她在资料里写,她做代母的家庭梦想是带着全家去夏威夷,给孩子在那里买房子。我看中的就是稳定的家庭,我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也能这样。我们视频聊天,她聊了她自己的状况,我聊了我的,互相之间都很理解。我问她,如果你怀孕难受了怎么办?她说,她婆婆就住在附近的一个街区,能够来照顾她。我觉得这种家庭感特别好,就选择了她。
 
  3、4月份的时候,我去圣地亚哥和墨西哥大妈见面,陪着她的孩子们逛动物园,希望能够建立更多的感情。我还在胚胎移植前受洗了。4月份,我们两家四个人一起去医院移植,代母的老公开着车送她去医院,在医院的时候,能感觉到这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,但手术房里用帘子挡开,开着音乐,稍微化解了气氛。移植是无创的,并不像我取卵那样痛苦。用的是小管子,通过阴道把胚胎发射进去,我们选了最好的两个胚胎移植,四个人一起见证了这一幕。
 
  移植完成后,我和老公就离开医院等候消息。第八天,是消息日,我和老公说,我们拿杯红酒到海边等开奖吧,但我紧张得根本不能开车。
 
  当天,医生打来电话,说了句:“congratulation!”我开心疯掉了,她后面说什么我完全没听清。我的胚胎着床了!
 
  三周后,我们和代母一起去做B超,医生说看着屏幕告诉我:“twins!”,我说:“impossible, are you kidding me?”我哪里敢奢望有两个孩子,能有一个我就谢天谢地了。
 
  到第10周的时候,我们就能看到孩子的小模样了。
 
  我们等代母三个月稳定后才回国。回国后,我几乎是每天晚上睡不着觉,因为时差的关系,我常常需要在半夜等代母的产检消息,一开始一个月做一次,后来是两周一次,再后来是一周一次。5个月的时候,她告诉我们说一个男孩一个女孩,我又开心坏了。我们加了一个微信群,她会发她的大肚照给我们,也会发产检的结果给我们看。
 
  但有一次,代母家的小孩把手机弄湿了,那天是产检日,我们等了一个晚上都没有消息,简直要疯掉,我都开始看机票了,想马上飞到美国。后来,代母联系了我,和我解释是手机坏了。其实也就失联半天,但对我来说,太过漫长了。
 
  其实,我也知道,相比自己怀孕的母亲,每天要烦恼饮食和检查项目,我已经没那么揪心了,毕竟孩子在别人肚子里。而且我已经和这个家庭建立了信任,看见她和三个女儿的相处模式,我很放心。
 
  一直以来,我觉得我的孩子是神给我的,我在圣地亚哥受洗没多久就有了好消息,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消息。神不但给了我孩子,还给了我一男一女,我最好的愿望都没想过有对龙凤胎,我当时心态真的很好,我只想着顺其自然。
 
  怀孕8、9月时,我给代母请了小时工,我心疼她怀孕还需要做家务照顾三个孩子,就主动找了小时工帮助她,给她分担家务。
 
  在迎接孩子出生的那段日子里,我和老公把家里重新装修了一遍,完全按照未来孩子生活的样子布置房子,我们想用最好的状态,全力以赴迎接他们的到来。感恩节前一天,代母给我发信息说,孩子快生了。这比原来的预产期要提前很久,但毕竟是双胎,存在早产的可能。我吓坏了,和老公定了最近的一班去洛杉矶的航班,刚赶到机场时,就得到消息,我们的孩子们出生了。代母发来照片,她和她老公抱着两个孩子。
 
 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,孩子已经出生19小时,代母已经出院,陪自己的孩子去买圣诞树了,我的孩子们就放在保温箱里,很小,皱皱巴巴的,我和我老公当时几乎是麻木的,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。
 
  我已经39岁,这件事情我盼望了很多年,突然发生了,成真了,我在感情上反而麻木了。就这种木木的状态持续了一两周,每天我会惦记他们,我们在医院边上住了下来,美国的护士每天会让我们袋鼠抱,把孩子像小袋鼠一样装在大人的身体上,妈妈抱一段时间,爸爸再抱一段时间。我们每天就到医院抱孩子,学着换尿布,学着喂奶。
 
  我们在美国呆了两个月,天太冷了。直到冬天快过去,我们才把孩子抱回国。我身边亲近的朋友都知道我做了代孕,毕竟他们从没见过我大肚子,但抱回了两个孩子。
 
  回国后,我退出了职场,我老公也换一份更适合照顾孩子的工作,毕竟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都需要全心全力照顾他们。在孩子一岁半之前,我们没请过任何育儿嫂、保姆,完全是我们自己带孩子,每片尿布都是我们自己换的,每口牛奶都是我们自己喂的。
 
  我买了很多育儿的书籍,边学边照顾他们,把所有精力都投入进去。亲手养了一两年后,我老公从一开始的麻木,到现在比我更爱这两个孩子。他的妈妈在40岁生了他,我们也在这个年龄有了自己的孩子。
 
  我出门的时候,很多人会赞叹,你太会生了,生了对龙凤胎,还这么漂亮。但我觉得这都是神的安排,你能理解吗?我现在没有过多的愿望,就顺其自然。我想我将来不会告诉我的孩子们他们是代孕的。
 
  我生孩子生了八年,取卵取了八次,我和我妈妈说,这八次取卵的痛苦,可以折算为我怀胎八月。前前后后,我总共花了100多万元人民币,其中代孕花了十万美金左右,但我觉得太值得了。
 
  直到现在,我还和代孕公司保持联系,了解最新的信息。孩子出生后,我发照片给日本医院的院长看,也咨询过他关于早产的事情,院长反馈说,早产几天没有关系。我想等孩子大一点,就抱着他们去日本探望医生们,没有他们的鼓励,这条路我根本没办法走下来。
 
  还有,我在日本看病的很多“战友”,现在组建成了婴妈妈俱乐部,我们经常会分享自己的进展,有的人是自己成功怀上的,有的是代孕的,也有个别的实在没办法放弃生自己的孩子,选择了领养。
 
  我也曾想过,不行就领养一个孩子。在做试管过程中,我妈给我打电话说,在乡下有对小年轻,他们生了个男孩不想要了,如果你们要,我现在就去抱回来。我当时想了一下,放弃了。还是想再自己试一试。但我知道,实在不行,我会选择领养,领养是底线,我一定要体验做父母的感觉。
 
  我为什么愿意做这个分享?国内很多人以为只有大促一种促排卵方式,其实日本美国有很多促排方式。代孕这事情在美国很专业,有法律支持也有很多资深医生,我曾经也觉得这条路遥不可及,生个孩子有这么麻烦吗?还要去美国生,还要办理一大堆手续。
 
  但我成功了,现在我希望能帮助到更多的人,很多人以为代孕是别人的孩子,我朋友子宫条件不好,我告诉她,你可以走这条路,她很惊奇,说我以为代孕是别人的孩子呢。我说,怎么可能,那是自己的孩子。
(责任编辑:admin)